大侠传金庸笔下的英雄人物极多,但若论意气之豪迈,行笔之光明,胸襟之广阔,唯有乔峰。乔峰堪称是人中之龙,而且他和郭靖全然不同,乔峰完美,看来看去,总是一条凛凛大汉,就在你的面前。乔峰一生悲苦,连一个他所爱的人都不能保留,身世的纠缠,江湖上对他的不谅解,逼得他在聚贤庄大开杀戒,他救过耶律洪基两次,但是君臣之间的矛盾,自一开始,就是无可调解的,发生在乔峰身上的事,无一不是解不开的死结,这些死结一个连一个,终于令得英雄如乔峰,也不得不悲剧收场,天下人宜同声一哭。

乔峰悲苦的一生中,也有值得欣慰之处,他得到阿朱倾心的时间虽然短,但阿朱的柔顺和乔峰的刚强,形成对比,乔峰在那段短暂的时间中,至少是快乐的,象这种快乐的日子,终乔峰一生,也只不过如此一段而已,而且,快乐光阴的终结,如此凄苦!

大侠传

郭靖最重要的是他的人格,武功犹在其次,他自小人生目标便十分明确:做个好男儿。为父亲报仇。“报仇”这个观念,在现代现实社会当然不容许,但在武侠小说的幻想世界来说,却是基本的道德责任。

郭靖的一生,除了获得美满爱情与绝世武功之外,他还做了两件最重要的事情:反金、抗元。   
  郭靖会反金不足为奇,因为他本为宋朝子弟,金朝六王爷完颜洪烈又是他的杀父仇人,国仇家恨,一齐迸发,自然而然他成为金朝的敌人。   
  但由简单的家仇引发到对社稷百姓的关心,真正他引发到人生质的飞跃的事情,当为他在铁掌峰读了岳飞的《满江红》,岳飞对郭靖的影响无疑是非常大的,可以说他一生都

是以岳飞为榜样,因为岳飞,少年时代的郭靖种下了颗深沉的爱国爱民之心。   
  这也为他后来抗元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郭靖反金理所当然,但抗元,则需要挣扎。毕竟,他在蒙古长大,成吉思汗对他有长者之恩,拖雷对他有兄弟之义,这对于重情重义的郭靖,不能不说有很大的影响——身负杀父之仇的郭靖和杨康都长在当时的“异国”,也都深受“异国”之恩,但后来选择绝不相同,就是因为两人的人生观不同。   
  郭靖后来成为真正的大侠,必然要经历非常痛苦的挣扎。就是纯朴如郭靖,也不例外。

大侠传杨过在十三岁时拜因逆练《九阴真经》走火入魔而发狂的西毒欧阳锋为义父,后在桃花岛与黄蓉学习了几年的四书五经,最后因为被郭靖黄蓉夫妇发现他曾学过欧阳锋的蛤蟆功而让其上重阳宫学艺,拜全真派门下,受尽赵志敬跟鹿清笃的虐待。

在一次比武上,杨过被鹿清笃毒打面临生命危险,紧急关头使出蛤蟆功自卫还击,伤了鹿清笃后逃出重阳宫。
  后被终南山活死人墓的孙婆婆所怜,临死前拜托小龙女照顾其一生一世。所以  杨过拜古墓派的小龙女为师同住古墓之内逐渐与小龙女互生情愫。
  杨过和小龙女出了古墓后,在人世间两人爱情却因师徒关系,加上种种原因而生重重波折。
  杨过在书中外貌俊美,倜傥不羁,加上为人重情重义,故受众女子所倾慕。但杨过对小龙女却始终如一。
  杨过被任性鲁莽的郭芙断去右臂,却能在武功上更上层楼。后来小龙女堕入绝情谷,杨过苦候十六年。其间与一神雕行走江湖,凭惊人的绝世武功以及扶危济困,急人之急侠义情怀,救万民于水火之中,被百姓称为“神雕大侠”。但杨过谦虚推却,说“大侠”之名不敢当,故众人改称他为“神雕侠”。

后来杨过在襄阳大战上击毙蒙古皇帝蒙哥,解救襄阳之困,“大侠”之名也就当之无愧。在华山之颠上,众人推举杨过接替已故的西毒欧阳锋。杨过一度谦逊婉拒,但在盛情下却之不恭,只好接受黄蓉授以“狂”的名号,称为“西狂”,与东邪西狂南僧北侠中顽童并列为新五绝,前后五绝共八人,各有所长。

大侠传张无忌的性恪之中,似乎少了一些英雄豪杰之气;但他于这个“侠”字,却发挥得很充分。“侠”是并非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而去做义所当为的事。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侠士是不顾一切、不接受任何代价而去追求正义。

张无忌一生的种种更多的是一种对于命运的“顺从”,他不违心,愿别人好,也希望别人待自己好,在感情上你对我有一分好,我会对你有十分好,他的善良、纯真种种,在与四女的感情中始终不得决断。在他心中有这样一个理想吧:"今生能和她们在一起,该是多么幸福.”我想张无忌如此不应是多情,而是有情,对四女的不渝。他放弃其中一个对于四女都是感情上的伤害和不幸福。

更多时候我们不应该以世俗的眼光来看待张无忌,不应以感情的专业属性评价一个人。专一固然是对感情的忠贞,但不一定。爱情最重要的功能是在一起的人都能够幸福。在古代中国,三妻四妾正常不过,张无忌生活得年代伦理道德上都支持,他即使有那样的想法———同娶

四女也不为不可,因为四女都喜欢他,爱他,少了一个,都是种伤害.金庸新修版倚天更加肯定了同娶四女的可能性,小说的最后张无忌并没有最终和赵敏在一起,更多了不确定性,周芷若也叫张无忌答应不得与赵敏拜堂成亲,说待得十年八年,你也忘不了我。

武学:福缘际会,融合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和太极拳三大盖世武功为一体,当世无敌

大侠传令狐冲,由华山掌门岳不群抚养授武,为华山大弟子,钟情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岳灵珊。在思过崖上得到世外高人风清扬传授独孤求败绝学独孤九剑,却被岳不群逐出师门,成华山弃徒。与日月神教圣姑任盈盈相遇,以音律相交,相知相许,因她广交各路好友。任盈盈背负伤重的他前往少林寺以自己性命交换易筋经为令狐冲治伤,少林寺方丈方证要求令狐冲加入少林才能传授易筋经,令狐冲不从。毅然出寺后识向问天,两人相救幽禁梅庄的任我行。令狐冲却被换做任我行替身,习得吸星大法治愈内伤。后曾与向问天、任我行围攻东方不败,又临危受命任恒山派掌门,悲痛岳灵珊之死,最后与任盈盈成婚退隐。

他的侠义精神从不让人感到他是“救世主”。对仪琳、对恒山派、对向问天救是救了,绝没有什么更深一层的目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 正邪不分是令狐冲最大的罪名,乱交魔教主义、邪派人士,甚至为人不耻的采花大盗。但在令狐冲心中“正”、“邪”之分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心中的“正”是品性高洁诚挚、率义情侠之士,至于那些虽表面为正派中人,实则虚伪狡猾、野心勃勃之徒,他从来是不屑、不耻、敬而远之。他可以结交田伯光,却忍受不了“青城四秀”,对绿竹翁礼敬有加,却对金刀王家不理不睬。